小彪站在不远处,回过头看着夏欢欢,看着夏欢欢的时候,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“你怎么还不够来?”听到这话的时候,夏欢欢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彪。
  
  “好我过去了,”说着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踩了上去,开始过了这干丝桥,在过的时候,夏欢欢整个人都在紧绷着,呼吸也有点急促了起来。
  
  夏欢欢很快就踩着过去,却想不到中途就听到声音,“哼……你死定了,”听到声音的时候,夏欢欢压根就没有回过头去看,而是快步的走了过去,小彪看到后顿时脸色难看。
  
  “你们在干什么、”不远处有着人拉开了弓箭,对着夏欢欢动手,看到这一幕后,小彪的神色可以说是愤怒的厉害。
  
  听到这话的时候,夏欢欢没有说话,而是加快了自己的脚步,不让自己被打中,可眼下在这干丝桥上,压根就没有办法躲避,只能够感觉身后的冷一靠近。
  
  小彪看到不远处的的站在不远处的几个人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夏欢欢听到这话看了看小彪,小彪直接拿着自己的匕首,从夏欢欢的身边丢了过去,夏欢欢侧身一躲,姐姐看到不远处有着那箭雨。
  
  在侧身躲的时候,夏欢欢教踩空了,整个人掉下去,很快就单手抓住了干丝桥,而此刻这女子看到后,立刻又拉了弓箭,可被小彪直接打落了。
  
  “你……”看到这小彪动手,女子脸色难看,而此刻夏欢欢在借用这时间,快速的上了小彪站着的地方,而此刻这夏欢欢看了看不远处的人,“巫家的待客之道,可真特别,”
  
  而此刻不远处拉开宫家的女子笑了笑道,“我不过就是想看看,茧哥哥的人身手到底如何?”
  
  女子没有娇俏,身上一袭红衣,整个人站在人群中,给人眼前一脸的感觉,惹人怜惜的厉害,而此刻听到这话的夏欢欢,嘴角笑了笑,“你笑什么?”
  
  女子在看到这夏欢欢的笑容后,顿时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夏欢欢嘴角轻轻的一勾,手中拿着那飞镖直接就摔了过去,女孩看到后眼孔一缩。
  
  下一秒飞镖就被人抓住了,“姑娘你不过是来做客的,这般对待主人,是不是有点不妥,”女孩则是被那大汉护在怀中,大汉看着夏欢欢的时候,神色冷冷道。
  
  夏欢欢听到这话的时候,笑了笑的把玩着自己手中的东西,嘴角轻轻的一勾,神色淡淡了起来,“我不过跟她开玩笑而已,何必如此当真,”
  
  夏欢欢的话让大汉皱了皱眉头,刚才这女孩说开玩笑的射箭,而此刻这夏欢欢也说开玩笑,可二人动手都是要让对方丢了小命,女孩听到这话后。
  
  “煞奴跟我杀了这小贱人,”女孩开口道,听到这话的时候,煞奴看了看这女孩,看着女孩的时候摇了摇头。
  
  “表小姐……眼下如果杀了他,少主会生气了,”煞奴很清楚的不知道,夏欢欢是巫茧请来的客人,眼下巫茧可不是别人可以得罪的,听到这话的时候,女孩脸色难看。
  
  “哼……我是这里的表小姐,我杀了一个外人,难道表哥还会跟我生气吗?杀了这贱人……”刚才那夏欢欢想杀自己,女孩可以感觉到。
  
  巫爱衣很清楚的知道,夏欢欢这女人对自己动了杀心,巫爱衣巫家表小姐,母亲是巫家曾经的大小姐,在二十年前救了一个外来人你,然后与对方成亲,对方被赐巫姓,所以眼下这巫爱衣也是姓巫。
  
  夏欢欢看了看不远处的表小姐,压根就没有理会,而是直接转身离开,“小贱人……你们……”想说话,可很快就不敢乱动了,因为又丢了飞镖过来,好在煞奴护着,不然眼下早已经死翘翘了。
  
  夏欢欢回过头看了看这巫爱衣,“表小姐如果看我不顺眼,可以去跟巫茧好好说说,”说着就直接转身离开,王八蛋……果然是有着问题的。
  
  眼下故意让自己走这路,压根就想要自己的命,夏欢欢抿了抿嘴神色冷酷了起来,巫家表小姐,她是来要人的,可不是来结怨的。
  
  夏欢欢离开了,巫爱衣的脸色难看了起来,可也没有胆子去走这干丝桥,而是站在不远处,整个人气呼呼了起来,夏欢欢走着的时候,小彪快速的跟上。
  
  “你没事情吧?”夏欢欢摇了摇头,自己到是没有问题,不过眼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身手好,那自己就有着很大的问题了。
  
  “走吧,”虽然不知道那女人到底是谁?为何看自己不顺眼,可夏欢欢也没有在意,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  
  巫爱衣回到这巫家后,直接去找巫茧,“表哥……你要给我出气,你不知道……那小贱人……居然要杀我,”
  
  巫茧听到这声音,皱了皱眉头,冷冷的道,“杀你?谁要杀你?”在巫家谁会动手要杀眼前这女魔头?
  
  “是表哥你找回来那贱女人,表哥……你让我杀了那小贱人,那贱女人太让我讨厌了,”巫爱衣开口道,可很快就感觉巫茧的神色不对劲了起来。
  
  “表哥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整个人就被掐住了颈部,巫爱衣拼命的挣扎了起来,看着那一年平静的巫茧,整个人都在颤抖了起来。
  
  “少主你别冲动,表小姐也是害怕少主你会被蒙蔽了,才会动手的,少主你别冲动……”煞奴一看到后立刻开口道,这少主从来都是阴晴不定。
  
  这表小姐看少主从来没有对她生气,就以为那是特别,可她却不知道,少主对谁都不特别,他仅仅是懒得搭理,可一旦越界了就会被对方毫不留情的击杀了。
  
  巫茧听到这话的时候,看了看这巫爱衣,看着巫爱衣的时候,“我说了,不许动我的东西,你是听不到吗?”说着就直接将人丢了出去,而此刻门口有着一个女子,跟巫爱衣容貌差不多。
  
  而此刻这女子看了看地上昏迷的巫爱衣,“少主……你摔人的时候,我希望你可以记得,我是你姑姑,”
  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