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寒门祸害 > 第287章 史书

      在严蒿告退后,床前的那面厚厚的纱幔被两名宫女拉了起来,这里显得空旷而敞亮。
  
      身穿道袍的嘉靖端坐在长案前,阅览着陆柄呈上来的一大叠情报,了解着全国各地的动态。锦衣卫所遍布全国,每日收集的情报数以万计,他自然是看不过来。
  
      故而,锦衣卫所的长官亦要进行小幅度筛选,汇集到陆柄手里再进行大幅度筛选,然后以轻重缓急进行排序呈到这里。
  
      放在俺答集结于边境的情报之后,便是江浙那边的动静,亦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。浙直总督胡宗宪跟汪直进行第二次会面,继续推进着招安的事宜。
  
      如果有得选择,他自然是希望能将这帮贼子直接灭杀干净,哪会跟这帮贼子谈什么条件。只是他却是明白,现在的国库空虚,招安才是最好的结果,最为符合大明的利益。
  
      只是他亦有所忧,若是开了这条先例,那些贼子会不会认为朝廷是软弱无能,从而反而变得更加猖獗,让东南永无安宁之日?陷入更被动的局面?
  
      在他心里,北边是一块心病,而东南却是一块更大的心病。
  
      北边倒还好一些,俺答看中的是大明的财物,这抢完就会策马离开。但东南却不一样,他们若真是做大,没准会有将他朱家取而代之的野心。
  
      正是如此,他一方面希望东南那边能少消耗一些军资,能够成功将汪直进行招安;一方面却又担心那些贼子举起反旗,效仿太祖的行径,占据留都南京为王。
  
      忙碌,亦是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还没将手头上的情报看完,内阁便送来奏章。直浙总督吴宪宗的奏本排在第一位,却是奉请朝廷重开市舶司,以满足汪直接受招安的条件。
  
      内阁似乎出现了争执,票据的意见却是“请廷臣集议”。
  
      嘉靖顿时一阵头疼,很想驳回这个意见,不想看到群臣在殿内吵吵闹闹的场景。只是考虑片刻,他还是选择同意了这个方案。
  
      对重开市舶司的争端,其实从他关停之日起,几乎就没有停歇过。如今吴宗宪这道奏章传出去,必然又揪起轩然大波。
  
      既然两派要争执,倒不如让他们一次争吵个够,而他亦看看能不能争出一些新意。
  
      但在他心里深处,其实是不想重开市舶司。这里存在的变数太大了,若是事情往坏处发展,甚至可能危及大明的根基。
  
      直到今日,他都能想起被徐阶推举为状元的严东海那篇五开市舶司的策论,那时他是如何的气急攻心。亦是在那一刻,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他却是明白,这个态度现在还不能表露出来,要让下面的群臣认为他是个能听取各方意见的君主。
  
      中午,他移驾嘉明殿享用御膳,回来便感到了乏意。
  
      他有睡午觉的习惯,这跟着孔孟之道截然相背而行。据《论语·公冶长》记载:“宰予昼寝。子曰: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圬也!于予与何诛?”
  
      宰予就是睡了一个午觉,结果被吵得狗血淋头。
  
      只是嘉靖却不以为然,他更喜欢老子的“道法自然”,身体既然已经乏困,那就应该好好休息,让身体恢复过来。
  
      嘉靖午休习惯和衣而睡,平时他只睡半小个时辰即可,但这次却极为贪睡。待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外面的天空已经是红霞满天。
  
      夜幕缓缓降临,金壁辉煌的皇宫仿佛失去了色彩,然后陷入于夜色中。
  
      万寿宫的静室中,嘉靖在蒲团上盘腿坐定,开始他每日的功课。
  
      待时辰差不多的时候,黄锦便取来一个玉瓶和金镶玉的水杯,来到了嘉靖的跟前,轻声说道:“主子,该进圣丹了。”
  
      嘉靖接过玉瓶,摇头感叹道:“陶天师进献的圣丹好是好,但却……折腾人!”这个丹药很神奇,服用之后,整个人会很亢奋,特别是昨晚完全没有睡意。
  
      “主子,那该怎么办?”黄锦皱着眉头,小声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持之以恒,终成大道!”嘉靖将一枚赤色的丹药倒出,张嘴含住,然后接过递过来的水杯,就着水咽了入腹内。
  
      初入腹中,还没有什么异样,约莫一柱香时间,腹内便有焚热之感。突然慢慢地传遍四肢百骸,在这微凉的夜晚里,身体很是舒服。
  
      或许,就是这种种的神奇,让他迷恋着丹药,亦让他迷恋着修道。
  
      夜已深,就寝的时辰早已经过去。
  
      嘉靖宽衣躺在床上,但却没有丝毫困意,黄锦心领神会地取来一些书籍。只是他才翻几页,却觉得这书没新意,眉头不由得蹙起。
  
      黄锦见状,便主动请缨道:“陛下,我给你去找些新书来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记得陆柄早上送来的情报还没看完,拿过来给我接着看看吧!”嘉靖将书本放下,便是朝着长案那边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主子,你这样太操劳了,还是奴婢给你去取些闲书吧!”黄锦的眼睛溢满泪水,朝着他跪地哀求道。
  
      嘉靖扭头望着他,便是无奈地使用了缓兵之策道:“你去取书总得费些时间,先拿来给我看看!”
  
      “奴才……遵命!”
  
      黄锦便走过去将那叠情报拿起来,突然“咦”地一声,发现这最下面还有本薄薄的书册,迈开的脚步又停了下来,亦是将那书册亦是拿上。
  
      在将东西送到圣上边上后,他便带着外面侍着的冯保,一起急匆匆地离开,打算尽快去取来书籍,免得圣上耗费太多的心神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黄锦这个太监很是忠心,特别那急匆匆冲出门口的身影,当真是一心为主。似乎嘉靖多费着心神,真的会死掉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早上那本史书吗?”
  
      嘉靖拿起那叠情报,突然又看到一本莫名其妙出现的史书。只是他向来对史书无爱,便是要将他丢到一旁,但刚抬起的手便停住了。
  
      今晚终究是太过于无聊,在情报和书册的选项中,他选择了后者。..
  
      他的身体平靠着舒服的软枕,心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期待,还打了一个哈欠。然后借着床前敞亮的灯光,便将《谈古论今》缓缓打开。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