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云海烟山 > 第八十章 国王驾到
国王亲征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赤岩镇,对于奋战在前线的将士们来说似乎是个鼓舞人心的好消息。国王人还在路上,赞美士兵英勇作战的檄文已经连续发了两篇,据说檄文还是国王亲笔书写。赤岩镇的将士们一扫之前颓丧的态势,开始对未来的战争充满了信心。
  
  秦岸总能在一些微小的事物中察觉出真相,在他看来,国王御驾亲征并不是像那些士兵所期待的那样。在这个类似封建制度中央集权的国家,国王御驾亲征的次数可谓少之又少,一旦需要国王亲征,这意味这什么?局势已经失控到需要国王亲自领兵打仗,用屁股想都知道要大难临头了。
  
  坐在小楼二层平台上的秦岸撇撇嘴,看着楼下广场上一个大嗓门的士兵大声朗读着国王派发的檄文。鼓舞、赞美的言辞让周围的傻大兵兴奋地不断挥舞拳头高声呼喊。
  
  “后悔吗?”秦岸喃喃自语。
  
  这种无法掌握自己未来的折磨让人非常苦恼。“把我搞来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让我经历战争的吗?老子又不想争求什么霸业!我只想安安稳稳的活一世!”秦岸气哼哼的站在平台上,指着天空骂道。
  
  “你在乱吼什么?”亚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“你说的哪里话?我怎么从来没听过?听语气,你好像很生气,发生什么事了?”
  
  秦岸一愣,刚才没注意竟然说出了自己的母语。被亚瑟这么炮语连珠的一问,秦岸竟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
  “管这么多做什么?”秦岸没好气的说道。能堵住亚瑟嘴的最好办法就是先对他发一通火,这招对他屡试不爽。
  
  “你有毛病吧!我惹你了?”亚瑟莫名其妙。
  
  看,效果很管用。注意力瞬间转移。
  
  秦岸偷笑了下,然后摆出一张扑克脸:“国王陛下要来了,看来这场仗越来越难打了。”
  
  亚瑟看着楼下广场上依旧雀跃欢呼的士兵,竟然有些惆怅。
  
  看着亚瑟还有些稚嫩的脸庞,秦岸竟然有些不忍。生在帝王家,或许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折磨,小小年纪就被灌输一些所谓统治者必须要懂的道理,要学会骑射,学会格斗,要一丝不苟的展现王室应有的气度,举止要优雅等等等等,更要承受着他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东西。
  
  “可怜的孩子...”秦岸心里暗暗叹息。“谁让哥心软呢,帮你帮到底吧。”
  
  “事情也许没那么糟糕。”秦岸有些违心的劝道。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。
  
  “根据我所知道的帝国历史,国王御驾亲征的次数只有五次,几百年中只有五次。如果算上这次,我父王一个人就占了两次。”亚瑟顿了顿。“国王亲征每一次都是在帝国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时候,威尔,我又不傻,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
  
  亚瑟的眼神清澈而平静,秦岸张了张嘴竟然找不到理由反驳,莱茵帝国的历史自他继承了这具身体之后就已经知道了。
  
  两个年轻人都很有默契的闭上了嘴巴,一同趴在平台的围墙边感受着午后的阳光。一阵微风吹来,没有往日寒风的凛冽,却多了一丝柔情般的温暖,秦岸轻轻抬起头,眯着眼睛望了下有些刺目的阳光,春天,似乎就要来了...
  
  ......
  
  禁卫军在赤岩镇整整排查了两天,难民更是驱离得远远的。现在整个城里除了原住的居民,就只剩下守城的士兵了,而且平民也被告知不可随意走动。
  
  王子早就接到通知,国王陛下将在今日午时抵达赤岩镇。所以,亚瑟今天起了个大早,沐浴完之后,就开始准备觐见国王时要穿的服装。秦岸也沾了王子殿下的光,被拉着一同迎接国王的圣驾。
  
  哥俩在屋里试了半天,侍卫拿来的衣服没一件合身的。最后秦岸一咬牙,奶奶的,正在打仗呢!穿盔甲!
  
  午时未到,秦岸就跟着亚瑟一同来到了赤岩镇的南门。随行的还有普朗郡的郡守哈姆雷,总督丹尼尔和阿克蒙德将军。
  
  禁卫军早早地就开始划分隔离区,平民们只能远远的观望,根本没有资格往前一步。
  
  亚瑟就站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,身后不是郡守就是将军。原本秦岸没打算往前站,但被亚瑟硬生生的拉到了身边。
  
  “按理说我没必要站那么靠前的,你非要拉我过来算怎么回事啊?”秦岸看了看周围的人小声嘀咕道。
  
  “少废话,这种荣誉别人求都求不来,你还嫌弃?”
  
  “得了吧,这种场合我是能躲就躲的。”
  
  两个年轻人站在那有一搭没一搭斗嘴的功夫,不知道是谁轻声说句:“来了,来了!”
  
  秦岸赶紧收拢心神,胡闹归胡闹,但关键时刻还真不能掉链子。虽然自己有便宜老爹留下的光环顶着,但也不能太为所欲为。
  
  秦岸仗着身高优势,一眼就看到了在队伍前头的国王陛下。一身暗金色的铠甲反射着阳光,远远看去就像太阳神般耀眼。
  
  队伍在离秦岸还有十步的地方缓缓停了下来,在亚瑟的带领下,众人一起向国王施礼,随后亚瑟上前去将国王扶下马,但是看向国王的眼神已经不似从前那样闪躲。
  
  战争似乎真的可以改变人的气质,亚瑟虽然还有些少年人稚嫩的脸庞,但整个人已经比在银翼城的时候沉稳了许多。
  
  乔弗里看着眼前的独子暗暗点头,虽然远在银翼城的他无时不在担心亚瑟的安危,但今天看到儿子挺拔的身姿,以及隐隐露出的王者风范,这令乔弗里异常欣慰。
  
  “父王,一路上辛苦了。”亚瑟没有用君臣的礼节,而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个军礼。
  
  秦岸百无聊赖的看着人家父子寒暄,但眼神瞟过之处却正好看到了国王身后一身玄色铠甲的亨利亲王。
  
  这位平时和冰山没什么两样的亲王殿下,今天看向亚瑟的表情竟然多了些柔和的味道。要知道这位亲王殿下平时和国王说话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脸。
  
  正当秦岸饶有兴致的乱猜的时候,国王洪亮的嗓音传到了耳朵里。
  
  秦岸一个激灵,立马上前施礼道:“臣,威尔·罗斯里安参见国王陛下。”
  
  ……
  
  (未完待续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