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大数据武侠文明 > 169、中医文明的邀请
    轻叩了几声房门,里面传来馆长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
  
      郑丰拉开门,一道身影抢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“馆长,郑丰说咱们不适合打,他是来拍短片的。”才一进门,韩朵朵直接就把郑丰给卖了。
  
      郑丰苦笑着进门,把房门带上,来到馆长办公桌另一端。
  
      “馆长,这真的很难打,也没听说哪家殡仪馆打宣传的,而且打了效果也不见得会好,毕竟市场就这么大,外面的人不可能把尸体拖来这里火化。”郑丰说道。
  
      馆长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,只是最近咱们殡仪馆的压力比较大,不得不想点办法了……我这也是急病乱投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?”郑丰愣了愣,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馆长,殡仪馆还有压力?据我所知,殡仪馆在国内还是垄断行业,由国家统一经营管理,虽然一部分部门业务允许民营进入,但怎么也绕不开火化这个环节才对。”
  
      馆长苦笑一下:“你说的没错,殡葬行业一直都处于垄断地位,但民营介入之后,大多数殡仪馆就只剩下火化这一块的收入了,按理说我们是国营单位,只要完成火化任务指标就行,但咱们市的发展历史和其他地方不一样,是整合了好几个大县成立的,其中最近合并的还有一个县级市,这些县市都有自己的殡仪馆,而在民营资本介入后,大批量的人员就开始在各大医院奔走、游说,将丧葬业务承包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事儿我听说过,好像还出过新闻,当时是什么事情我忘了,但好像不怎么光彩。”郑丰道。
  
      馆长点了点头:“是国营殡仪馆的污点,我就不细说了,我要说的是,从这个报道出来以后,咱们国营的殡仪馆就不被人待见了,老百姓更愿意把丧葬业务承包给那些说话好听,笑得一团和气的民营企业,听他们安排,这也直接导致咱们市殡仪馆的业务被这些民营企业反制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尾大不吊?”
  
      郑丰听到这里就明白了,老百姓不相信国营殡仪馆,他们选择了民营企业,而这些民营企业在逐渐掌控了人心之后,开始做大做强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做大做强不是重点,重点是,现在老百姓相信他们,他们说去哪家火化,老百姓就去哪家火化。
  
      然而每家殡仪馆都是有火化任务指标的,完不成任务会受到相应的处罚,严重的可能被取消,尤其是本市的特殊环境,有多家殡仪馆存在,大家都想完成指标,都想和这些民营企业达成合作,于是本末倒置,让民营企业把持住了命脉,使殡仪馆陷入危机。
  
      “郑丰,你是不知道,那些资本家太可恶了,本来火化成本就很高了,这些人还要吸一口血,不但要吸血,还要拿回扣,总之各种贪婪,馆长不惯他们的脾气,把他们拒绝了,结果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朵朵没有说,但郑丰已经明白,很显然,他们被针对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件事情你们没有向上面反应吗?”郑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反应了,但没什么用,殡仪馆本来就多,少一个对上头来说没什么损失,反而能减轻财政压力。”馆长一脸苦笑。
  
      郑丰略表同情,暗道馆长大人也是坚强,换成其他人,估计早就跪舔民营企业,重新修好了。
  
      毕竟和撤销殡仪馆相比,少赚点钱也没什么关系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,人活一世,怎能没点骨气?
  
      馆长的骨气大概就是不向恶势力低头,因为这个头一旦开了,民营企业就会变本加厉,破坏整个丧葬市场的风气。
  
      这还不是紧要的,关键是他们的作为会给丧葬行业带来难以抹去的污点,最后他们赚了钱跑了,随便换个行业还能风生水起,但丧葬行业彻底失去民众信任,这才是最大的危机。
  
      国家推行火葬离不开人民的支持,光是法律有什么用?人家不信你,非要埋土里,你还敢去刨坟?
  
      所以这件事情,与其说是馆长的骨气,不如说是行业的坚守。
  
      “馆长,您的行为值得尊敬,我相信,困境只是一时的,哪怕它很顽强,但只要我们携起手来,就能将它彻底粉碎。”郑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别在这儿说空话,有具体方案没?”韩朵朵插了句嘴。
  
      郑丰稍微想了一会儿,问馆长:“馆长,有没有想过和其他馆联手?这些民营资本明显已经越线了,而且危及到你们的生存,如果能联手压制,他们也翻不起浪花。”
  
      馆长摇摇头:“这个法子我早就尝试过了,但没用,心不齐。”
  
      心不齐,也就是有人不同意。
  
      不同意也对,你不妥协,我妥协,等把你彻底踢出局,整个市场归我,民营资本的威胁也就不存在了。
  
      说白了还是利益和竞争,各家殡仪馆都想耗,耗到一方出局甚至己方出局,只省自己一家最好。
  
      而这心思也正中民营资本的下怀,我就让你们争,让你们闹,你们闹的越厉害,我赚的越多,如果有不屈从的,那更好,杀鸡儆猴了解一下。
  
      郑丰抓了抓头,对这局面也没什么办法:“上面不管,平级又各怀鬼胎,难怪你们想打,不过我还是那句话,这做出来也未必能播,还不如拍个视频短片,我做个专题放网站里,以我们云海视媒的潜力,将来不愁没人看到,也相当于打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专业人士都这么说了,那……死马当活马医吧,一切就拜托了。”馆长起身,再次和郑丰握了握手。
  
      郑丰一脸嫌弃,什么叫死马当活马医,云海视媒很强的好吧!
  
      敲定了短片事宜,馆长立刻查了工作日程,打电话通知各部门注意配合,另外让韩朵朵作为陪同,负责解说殡仪馆的各项事宜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行的,馆长,你让我去网上和人血战都可以,但解说什么的,我是真不行。”韩朵朵一听自己要上镜,连忙晃着脑袋拒绝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不行?我第一次来的时候,你不是解说的挺好的?就按那次的来。”郑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次……那次不一样!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……总之就是不一样,那次是有感而发,现在是要装,我装不出来!”
  
      韩朵朵咬死了自己不行,不论馆长和郑丰怎么劝都没用,最后还是韩朵朵自己提出建议,让她的好室友来充当解说。
  
      这主意倒也不错,只是郑丰对于韩朵朵的遮遮掩掩仍有怀疑,总觉得她在隐藏什么。
  
      一通电话过去,韩朵朵的室友来了。
  
      得到馆长交代的任务,姑娘一开始还有点拘束,但聊了一会儿就放开了,展现出了年轻女性的青春和活力。
  
      郑丰跟拍一路,十分满意,尤其是馆长大力支持,把上次没看到的主题厅的特效全开了一遍,郑丰大呼过瘾,同时心里闪过一句话:经费在燃烧!
  
      看样子,馆长大人为了宣传,已经不惜血本了。
  
      拍完主题厅,郑丰有幸拍摄到一段尸体送入火化炉的镜头,十分珍贵,但播放的时候会打马赛克,尊重死者,也是为了防止有人看到产生不适。
  
      而后两人又去了资料室,将里面的故事讲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这是郑丰特别要求的,他觉得言语再多也不如实事求是,之前说的天花乱坠别人也未必会信,但这存放了最多有四十年的遗物,足以说明他们殡仪馆的责任心。
  
      最后一个镜头走完,郑丰的首次采访进入尾声,馆长特别安排了晚餐留郑丰作客,郑丰没矫情,高兴的留下了。
  
      吃饭的时候郑丰大概数了一下,到场的人比白天见到的还多,大概是火化炉的工人也都来了,只是没看到管理员,这人果然神神秘秘的。
  
      晚餐吃的很丰富,六菜一汤,主要是食堂大厨大锅炒的,饭菜管够……
  
      吃过饭,时间已经不早了,郑丰厚着脸皮央求住一晚,馆长意味深长的答应了,其他人跟着起哄。
  
      晚上,韩朵朵把郑丰领到隔壁宿舍,郑丰笑了笑,指了指殡仪馆那边做了几个口型,大意是:晚上我得去找管理员,你帮我看着点。
  
      韩朵朵点了点头,用手指了指郑丰,又指了指殡仪馆,然后指着自己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——你去忙你的,我睡觉了。
  
      “行,晚安。”郑丰转身进了房间,准备洗漱洗漱,先休息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笃笃笃!”
  
      才几分钟,郑丰的门被敲响了。
  
      郑丰皱着眉,心想管理员这么快就来了?
  
      打开房门,外面站着的不是管理员,是一脸怒容的韩朵朵。
  
      “咋了?”郑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她不给我进!”韩朵朵鼓着腮帮子,生气!
  
      “为啥?”郑丰不解。
  
      韩朵朵没回答,用力等着郑丰一眼。
  
      郑丰秒懂,然后一脸苦笑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还笑,要不是为了救你,我至于被人误会?我的一世清白啊!”韩朵朵生气道。
  
      郑丰憋着笑问: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“还用问?我在这边住一晚上,你去找你的管理员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叫我的管理……哎,我还没同意,你怎么就进来了?”
  
      韩朵朵可不会理郑丰,直接闯进去,一头趴在床上不肯下来了。
  
      郑丰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那行,你睡这儿吧,我出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偷摸出了宿舍区,看着头顶一望无尽的星斗,郑丰一时间也不知道做什么。
  
      这个点还没到他和管理员约定的时间,去的早了也没用,其他地方似乎也没什么可逛的,于是干脆躺在空地上看星星。
  
      看着看着,郑丰一个激灵坐起身,拍着脑门道:“哎呀,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郑丰拿出手机,打开软件商城界面,点开了邮箱。
  
      邮箱是软件提示交易成交、收取买家、卖家留言的地方,郑丰买的几根人参记录就能在邮箱里找到。
  
      但他开邮箱不是要看购买记录的,他是想看看中医文明的哥们儿到底有没有回信。
  
      郑丰一一点开购买记录,查看最后的卖家留言,还别说,第二封邮件打开,郑丰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——【您收到来自中医文明的邀请,是否前往?】
  
      中医文明的邀请?
  
      郑丰愣了愣神,旋即瞪大了眼睛,感觉到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“还能邀请别的文明守护者来到自己的世界吗?”郑丰带着八分好奇,伸手点了一下确认。
  
      【传送失败:信号不足,无法精准定位。】
  
      郑丰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信号不足?开什么玩笑!我这手机唯一的有点就是信号强!现在还满格呢!
  
      郑丰不信邪的又点了一下,仍旧弹出传送失败的提示。
  
      郑丰恼了,连续戳了好几下,结果依然没改变。
  
      “别点了,没用的,你没有信号格。”
  
      管理员不知何时出现在郑丰身后,看他这般胡来,忍不住出声提醒道。
  
      郑丰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但很快意识到这是管理员的声音,于是悄悄收起手机,讪笑着问道:“管理员,时间还没到呢,你怎么就来找我了?”
  
      管理员正待说话,却忽然捂住口鼻咳嗽了几下,然后说道:“时间不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时间不多了?
  
      又是一句郑丰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  
      但既然管理员已经出现,去与不去就不是郑丰说了算的。
  
      还是那处让郑丰毛骨悚然的风洞,还是毫无花哨的一脚,风筝就此断了线,开始迎着风狂乱舞蹈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一场噩梦,天旋地转的感觉让郑丰倍感恶心,肚子里翻江倒海,让他一度后悔晚上多吃了一碗饭。
  
      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
  
      郑丰叹息一声,突然怀念起被吊在悬崖上的日子。
  
      “想想那时候还真傻,只是被吊着,多舒服啊,偶尔还来点小风……记得最后一次,我还差点借着风力摆脱困境,真的就差一点……”
  
      郑丰下意识的呢喃着,大股的狂风往嘴里灌,呜哇呜哇的,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,只觉得有趣,然后是痛。
  
      “不行,太疼了,得想个办法,管理员把我丢进风洞肯定也不是放风筝,他说过要教我,这或许就是其中的一环,只是我还没弄懂。”
  
      也不是没弄懂,而是没时间去弄懂,第一次进来就被撞昏了,后来好一些,但满脑子都是疼,根本顾不得想太多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大概是习惯了,痛还是有的,尤其是人在风中飘着,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撞上,这种既害怕又期待的感觉才是最磨人的。
  
      郑丰竭力集中精神,开始思考管理员为什么会把他丢进来。
  
      首先可以肯定一点,经过管理员的调教,他的武功是大有长进的,这个长进不在于武功本身,而是郑丰对于环境和自身的掌控力变强了。
  
      打个比方来说,郑丰以前只能正面对敌,对于从背后偷袭的敌人毫无防备,但被管理员从背后抡闷棍抡的多了,哪怕是醉酒的情况下,只要有人从他身后靠近,他都能迅速做出反应和反击,上回“袭警”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  
      后来他被吊在悬崖上,一开始以为是要锻炼他的腰腹力量,后来发现这根本没用,好久以后他感知道风力,然后借助了风力进行逃脱,还差一点成功,这又是一大进步。
  
      现在他被送进风洞,是否意味着其中也有什么是他该注意的?
  
      闷棍……借力……风……石柱……
  
      猛然间,郑丰眼睛一亮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渣渣尘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