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妄心 > 第四一二章 抡锤
方琼的金光明咒又派生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方琼,三个方琼挥动影手分别对上三个巡塔人。漫天的乌鸦犹如滚滚风雷,圈圈围住三个巡塔人,不让他们走脱。每一只乌鸦都是一种道术赋形,却不是方琼自己的神通。
  
  我微微努嘴:紫色雷电幻成的乌鸦,来自有情魏峥嵘的雷法总纲;碧波幻成的乌鸦,一滴滴水珠留下,化成一头接一头癸水童子,是敖饕餮的御水道术;鬼影一般忽闪忽灭的乌鸦,是兰钦的道术;光焰万丈的乌鸦,则是诸葛玫的正牌金光明咒;煞气游荡的乌鸦自然是洛神瑶的神通。更多的乌鸦赋形的神通,就不在我的见闻范围之内了。
  
  不知道这是方琼用搜神记模拟来的他人道术,还是用搜神记窃取的。
  
  顶着七重宝塔的原芷持金目鲷跳过去,与第四个巡塔人贴身周旋起来。清薇真人头生三重宝焰,挥舞着一口七转桃木剑也在远处策应原芷。清薇修行日浅,那口桃木剑并非自己祭炼的法宝,却是方琼借她的桃木剑神荼。
  
  清薇双唇如急水上打球一样不住翕张,源源不断地无声咒语在神荼剑的加持下幻成一头头青面獠牙、眼如碧火的鬼丁。鬼丁们也持各色桃木棒,无翅膀,却如鱼行水一般,飞行在塔林的虚空上;又像飞蛾那样,前仆后继地撞巡塔人的护体金光。每丧一个鬼丁,巡塔人的金光明咒就消去一分。
  
  巡塔人无视各座塔的障碍,像鬼魂穿墙一样没入道士塔,又诡异地出现在另一侧。我们虽也是元神状态,却仍像有形质的肉体一样无法穿透石塔,原芷只能用人间武道预判巡塔人来去,绕着一座又一座石塔左支右绌。幸好三王舍利不但记有道门众术,更融合了千年来十家之学,她在武道上的体悟并下任何一个武圣,勉勉强强应付得来,还一锤没有吃下。
  
  我这一边,林真人的斩猫剑与第五个巡塔人的无限轮锤一应一答,平分秋色。林真人吃不得巡塔人势拔五岳掩赤城的无限轮锤,那巡塔人也似乎极忌惮林真人手头亦杀亦活的斩猫剑,不敢沾上一记。巡塔人似威猛的熊罴,林真人则似灵巧的毒蛇。林真人只攻不守,巡塔人反而不得不守。
  
  我觅到了几次向巡塔人抡锤的空隙,可是林真人的剑来去如梦幻泡影,倏生倏灭,待我有了配合他的念头,林真人的剑又有新的变化,我不断错失,只好歇下手中的锤。
  
  原来云仙客一脉只宜单挑,也是不得不然。每一剑都含着机锋,如同龟毛兔角,无迹可寻,除非相帮的心心相印,根本无从搭手。
  
  忽然,林真人的神念传入我的心中:“你放空心思,澄清头脑,一切不要依照自己,和着我的歌声抡锤。”
  
  他一面出剑,一面歌吟。此歌无辞,名曰:空桑。古人庖丁解牛,每依此歌而在闹市中起桑林舞,凡杀千牛,皆中款结,以无厚入有间,刀刃如方出磨刀石。
  
  我有七重宝塔消弭自他的证悟,于是依照林真人的空桑歌,随林真人心意起桑林舞。应着林的歌声,他的剑道犹如鬼魂附体一般降至我身。我手、我足、我锤随他而动,如他影随他身,无限轮锤终于配合上了林真人的斩猫剑。无限轮锤犹如斩猫剑的合声,斩猫剑每一次逼第五巡塔人守,无限轮锤辙打在巡塔人放出的空隙上。
  
  这无限轮锤不设限制,就像能够填充任何酒水的空瓶,我的神雷自然灌注入锤中,紫电绽放,俨然一柄无限紫电轮锤,一敲巡塔人金光罩子,耳边就响起清亮揪心的玻璃碎裂声。
  
  歇过一口气的琳儿也加入战团。她顶着七重宝塔,本与也顶七重宝塔的我心意相通。我随林真人动,琳儿也若合符契地随我们动。她张开十口七转飞剑般森森的爪子乱挠第五巡塔人。爪子不住折断,又不住再生,她的双手一时鲜血淋淋。
  
  原芷那边尽处下风,有几番她险些被无限轮锤打实,姬真人画的玄武龟及时挡锤,被砸得稀烂,替原芷赚来一条命。可姬真人的神笔缓不济急,不可能每次都及时救场。清薇真人的桃木剑召唤鬼丁只能锦上添花、摇旗呐喊。能雪中送炭的翩翩怎么看都帮不了第二次忙。
  
  三个方琼与三个巡塔人拼出真火。那里五光十色的宝焰万丈,看来她是一点也分不了心。
  
  我寻思,琳儿在此处没有缘法神兵,一味消耗,岂能长久?原芷也有七重宝塔,如果她加入我们战团,在林真人指挥下,异心同体,必定能迅速取下第五巡塔人,再一道回去解决第四巡塔人。但如此的话,只是余下纠缠第四巡塔人的清薇真人逊色,并不够支撑到我们回来。
  
  我与林真人神念,“林真人,你可否将两个巡塔人带进我们圈子?原芷也有七重宝塔,可以与我心心相印。我们四人与他们一双战斗。”
  
  “这就是你们杀顾天池的法门吧。原芷的剑道似乎来自慕容观天一路,继承了兰钦祖师的刺客剑道,我确能统摄无碍。”
  
  林真人颔首,仗剑吟歌:
  
  “咀嚼宫徵,发太古音,妙谐律吕,召阴呼阳,一声吹开虎豹闼,一声吹破混沌窍,一声吹破天地心,谱成透天之窍,直上灵峰绝顶,俯瞰沧溟深渺。”
  
  他引着第五巡塔人,由虚化实,透过座座石塔,带至第四巡塔人处。我和琳儿心皆放空,本来元神不能过诸塔,如今无我,也都由实化虚,轻易过重重塔,和困兽犹斗的原芷汇聚在一道。
  
  我和原芷四目对视,她便了然,也放空心思。我们三人顶着七重宝塔,应林道鸣歌声舞动神兵,犹如四个异体同心的八臂林道鸣剑走龙蛇。
  
  四人联璧,又像瓮中捉鳖,那两个巡塔人挤在一道,他们犹如闷在铁罐里的蛇,无任如何挪移都脱不出去。
  
  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。两个巡塔人的护体金光散尽,显露出骷髅形骸,金莲假想心来。
  
  清薇真人大喜,“我们形迹走漏,原来入塔林的伪心印都被巡塔人废去。快夺取他们假想心!交琼祖师另行制作伪心印。我们好脱身返回魔塔,重整旗鼓,带全天下更多的真人、元婴来此修炼!外面的斗法事小,这是山河榜头一件大事!”
  
  我腹中诽谤:清薇再如何得意,回去后也只能闷声勾引别人。星宗的任祖师还没有离开红尘,怎么能当着那位道门前任的戒律院主在外面大喊大叫?
  
  清薇提着桃木剑,一群丑萌鬼丁前拥后簇,踏入我们四人的圈子里面,也来抢夺假想心。
  
  林真人微微皱眉。我明白他的心意,第五个真人的加入并没有壮大我们的实力,清薇憨戆,不能与我们同心同调,反而乱了阵脚。
  
  忽然,两个护体金光不再的巡塔人骷髅爪子牵着骷髅爪子,一道向飞过来的清薇真人劈面发起了蕴含六种震动的道门狮子吼。
  
  “哎哟!”
  
  清薇犹如被扇了一记无形的耳光,仰头栽倒在我脚跟前,小脸肿了起来。一个巡塔人踏住清薇,抡锤砸她脑袋。我忙用无限紫电抡锤架住巡塔人的锤子,救清薇逃命,脱开了林真人的圈子。
  
  林道鸣叫不好。
  
  巡塔人的锤子抵在我的锤子上。这是我与巡塔人的第一次对锤,也是最后一次对锤。整个骷髅被碾成了齑粉,然后与他手牵手的另一个巡塔人也碎成了齑粉。连他们的假想心都荡然无存!
  
  我双目圆睁:我的一锤之力竟然如此猛烈,我明明是刚入真人几天。
  
  立刻我觉悟起来,却为时已晚:并不是我一锤击碎了两具骷髅,而是这两具骷髅在最后一锤中也异体同心,一齐发出了三叠浪般的无限轮锤。这一记无限轮锤耗尽了两个巡塔人的假想心,超出了他们的极限。
  
  这一记对锤,我挨了两个返虚道行的巡塔人耗尽心力的一击。
  
  我丢下无限紫电轮锤,抱紧脑袋,头疼欲裂。
  
  我隐隐约约听到琳儿惊惶的呼叫、原芷的咒骂、翩翩的哭声。我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虚实不定,如风中的烛火,我的肉身不在此处,这是我的元神在迅速的凋萎。
  
  九转神炉在我肉身的纳戒里,却始终与我的元神连接。然而,这里是道门的塔林,出入塔林的伪心印已经作废,九转神炉隔断在外,无法呼应我的元神。
  
  现在,我再无法复活了。
  
  一只乌鸦停在了近前处的塔林上,乌鸦发出了方琼的声音。三个方琼依旧与三个巡塔人缠斗。
  
  这是她的分灵,方琼分灵道:“姬琉璃,速用你的五彩笔画出一具原剑空的形体,莫让他散逸!翩翩,用乾坤宝钱祈愿,尽量减缓原剑空元神凋谢,拖一时算一时。”
  
  我的死亡,就是魏峥嵘的重现,这是方琼、也是昆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  
  姬琉璃忙依法照做。翩翩施用乾坤宝钱,她的身形迅速地枯槁:祈愿维持我心不散逸,代价就是翩翩自己散逸;但在我散逸之前,以翩翩的道行,恐怕她先散逸了。清薇真人,脸色十分惭愧,命翩翩将乾坤宝钱交予她使用,由清薇真人来为我祈愿。
  
  琳儿铁着脸,终究是让清薇真人接下乾坤宝钱。琳儿的元神在激战中大耗,又连接满了法宝,无法替我祈愿。
  
  我散逸的心进入姬琉璃画出的形体,又赖翩翩和清薇真人祈愿乾坤宝钱,勉强不散。
  
  方琼又向林道鸣道:“魏峥嵘对塔林而言也是魔,一旦他出来,就是更多巡塔人的来临。他再厉害,也敌不过的。”
  
  林真人的斩猫剑凝住不发,向方琼道:“你制作的伪心印全废,来不及做新的,也驱逐不了另三个巡塔人。我们无处可遁,进全祖的那幅画吧——全祖的念想世界不属于道门塔林。原来你是想让我们替你进入画中应付全祖的手段吧。现在,只好一道进去:如果那里囚禁的真是观水,就是和全祖并驾齐驱的救死回生之手,可以救回原剑空。”
  
  琳儿也催方琼道:“琼真人,进去!”
  
  方琼冷冷望了清薇真人一眼,道:“阴差阳错。那就去全祖的念想世界吧。我倒要看看他的赌法。”
  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