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梦有毒 > 第108章 梦境的区域在缩小?

  售货员没有急着装东西,问沈飞坐在哪里?
  他觉得这么多东西,沈飞拿着不方便,特别是啤酒什么的,要直接给他送过去。
  这家伙太热情,沈飞实在是盛情难却,而且考虑到售货员直接送过去的话,或许可以让秃顶兄吃一些增进感情。因为一般来说在车上吃陌生人东西的人不多,不只是食品卫生等问题,都怕万一被下药什么的很麻烦,说不定身上连个钢蹦都剩不下,女孩子的遭遇就更不用说了。
  但秃顶兄如果亲眼见到刚刚从售货车上拿下来的食品,就容易接受得多,沈飞借机增进感情,等一下再进行到卖烧鸡的那一幕时,事情肯定容易解决。
  沈飞就答应了售货员。
  售货员马上搬起斗柜,要先拿到7号车厢的那一头,让关系好的列车员帮他看护着,等卖货返回来的时候再妥善处置。
  沈飞告诉他不用那么费力气,斗柜下面有轮子,推着走就可以了。
  要不然怎么说梦里的人物逻辑思维都差一些呢,他刚才看的相当仔细,竟然都没注意到下面是轮子。他把斗柜轮子着地,来回推了几下,欣喜不已,推着就往7号车厢的那一头跑去,引得两边旅客都行注目礼。
  沈飞的笑容忽然消失了,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如果售货员帮他把东西送到秃顶兄那边的话,谁看着都会认为刚买的,自己可是和秃顶兄说要过来拿东西,居然因为馋虫一扭,就把斗柜给了售货员!
  该怎么让秃顶兄这位梦境的主人相信自己?
  沈飞觉得自己必须得再拿出什么售货车上没有的东西来。
  他现在还能变出来的东西有工艺树桩、斗柜上的食盒、变色龙箱以及在安紫萱那边专用的食盆、碗、碟。
  不过很显然,前面是玻璃推拉门的变色龙箱连个包装都没有,谁也不会觉得他会抱着这个东西坐火车。而且和当前的时代不搭调。
  食盆、碗、碟什么的根本就不用考虑,谁坐火车还带一套那玩意儿?除非数量比较多。然而,他现在每种东西只能变出一件。
  斗柜上的食盒实际上是个大保鲜盒,坐火车带着个大保鲜盒做什么?预带着午饭,然后在车上吃掉了只剩了空盒?关键是,这个年代没有这种功能性卓越的精美保鲜盒吧?岂不又得被追问一番?这玩意儿可不好说是朋友送的。
  那么也只有工艺树桩可以考虑了,他就变出了工艺树桩,端在手上。
  他从6号车厢过来的时候,好像看到车厢门旁边张贴着列车时刻表,趁着列车员还没回来,他赶紧过去看了看。
  因为刚才售货员已经提到了这趟车的始发站和终点站,沈飞也已经在多次剧情重演中看到了那个停靠站点的名字,也估算到现在的大致时间,所以很容易地找到了后续站点的名称和到达时间。
  售货员一回来,就注意到了他手上的工艺树桩,不由得有些诧异。
  沈飞解释说,工艺树桩刚才一直在靠近列车门的位置放着,因为有斗柜的遮挡,而且他的注意力都在斗柜上,所以才没有注意。
  售货员只是一个普通的梦中人物,思维没有那么缜密,不出意外的相信了。
  售货员婉拒了一路上要买东西的旅客,只说一会儿就回来,先跟着沈飞到了秃顶兄那边,然后就开始往小桌板上摆东西,那肯定是放不了啊,就另装了两个不大不小的袋子,放到了沈飞旁边的座椅上。
  售货员像是老朋友似的和沈飞道别了,还叮嘱他有需要的时候千万别忘了给家里打电话。
  等售货员走远了,秃顶兄很是惊讶的看着沈飞,“你是抹不开熟人的面子才买了他这么多东西?这就是传说中的杀熟?”
  沈飞不由得笑了,不愧是梦境的主人,思路果然清奇。
  他一边整理着东西,一边笑着说:“没补上卧铺,坐在这里容易犯困,漫漫长夜,多吃点喝点可以提提神。正好碰到熟人在这车上卖东西,给我算的批发价,不赚我的钱,我也没和他客气,就多买了一些。”
  秃顶兄深有同感,“补卧铺的机制设置的不合理,我们也没补上。只能等过了前面两个大站,也就是后半夜去碰运气了。不过估计还是补不上,那就只能在这里过夜了。”
  沈飞有些奇怪,“那你们为什么空着这边的座位?一个人占住一边的座位多好,休息的时候宽绰些。”
  “你对这边的线路不熟,前面那两个大站上车的人很多,说不定还得有人站着,我们不可能一个人占住一边的座位,还不如两个人坐在一边,打瞌睡的时候也好互相照顾。”
  沈飞笑了笑,“听你这么一说,感觉我们今晚上补不上卧铺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。我先和你们提前打好招呼,我这个人确实容易犯困,所以今天晚上的保卫工作就交给你们两个了。反正你们两口子不可能一起睡觉,就像是老人说的,一个羊也是赶,两个羊也是放,顺带着帮我一起警戒,别让人在我睡着的时候把钱包摸去。我不让你们白帮我的忙,这些吃的喝的就当做今天的晚饭和夜宵,你们不会拒绝吧?”
  秃顶兄和老婆对看了一眼,转过脸来也笑了笑,“出门在外,互相帮忙是应该的。我们自己带了一些吃的喝的,你放心好了,该睡就睡,想打瞌睡就打瞌睡。”
  出门在外,都希望遇到可信赖的旅伴,尤其是坐长途,更是希望遇到同坐长途的好旅伴,可以互相照顾。而沈飞还在这列车上有熟人,让秃顶兄觉得更加安心,万一旅途中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有熟人肯定方便的多,所以答应的比较痛快。他却不想多得沈飞的好处,因为沈飞的熟人就等于是资源股,这可是很有利的条件。
  沈飞要太多的吃喝也没用,梦一醒什么都没了,当然不如和秃顶兄进一步增进感情,等一下买烧鸡的剧情容易过渡,就坚持让秃顶兄两口子一起吃点喝点。
  秃顶兄怕太矫情了不好,反而显得生分,目光快速扫视着沈飞这些东西,刚琢磨着先吃点喝点什么,沈飞就从旁边座椅上拿起两瓶可乐、两份椰枣递了过去,让他有些惊喜!
  沈飞微微一笑,售货员可不是第一次从这里推着小车过去,秃顶兄刚开始的时候没买过东西,快到饭点的时候才买了两瓶可乐。每一次剧情重演,这个细节都不变,说明他们最感兴趣的应该是可乐。
  漂洋过海的椰枣价格不低,尤其是以前交通运输相对不发达的年代。
  沈飞记得小时候老爸买椰枣回来的时候,老妈很是心痛,嫌老爸买多了,说一斤椰枣顶得上七八斤大红枣,应该少买点尝尝鲜就行了。
  沈飞觉得穿着普通的秃顶兄两口子也不可能经常吃椰枣,就把椰枣也先递过去,这可是这些食品里面价值最高的,秃顶兄只要不讨厌这种食品,肯定高兴,有助于快速积累对自己的好感。
  秃顶兄打开一瓶可乐递给老婆,自己另开了一瓶,然后两个人各自打开椰枣吃了起来,和沈飞的话也多起来。
  但沈飞不敢和他太多话,秃顶兄的联想功能突破天际,言多有失啊。
  沈飞打开一份卤猪蹄吃起来,这玩意没那么烂糊,还得撕咬咀嚼劲道的蹄筋,等于让嘴巴闲不下来,也就不用和秃顶兄两口子不停地交谈了,一边撕咬咀嚼蹄筋一边“嗯嗯嗯”的答应着,表示自己正在听就行。
  当秃顶兄两口子也沉浸到吃的喝的里面后,沈飞就一边吃着一边看向窗外,估算距离那个站点还有多远的距离。
  他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感觉,随着一次次的剧情重演,远处的景色好像一次比一次模糊,甚至有越来越抽象和越来越残缺的味道,就像是梦境的整个区域越来越小。
  沈飞说不清是怎么回事,是因为秃顶兄做梦做的时间太长了?或者是潜意识里的执念一直没有得到圆满的解决?所以他的精力越来越弱,只能把精力重点维持梦境的中心区域?
  但沈飞感到疑惑的是,为什么自己的精力好像越来越充沛?
  难道是因为秃顶兄对梦境的掌控越来越弱,才让自己产生了越来越强的错觉?
  还是有其它什么无法触及的原因?
  沈飞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梦有毒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