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陌上花开:重华归 > 三十五章:九台峰的少年

  我一路深入九台峰,果然除了这座巍峨于皇城的莲台,其中还隐藏了两座莲台,九座莲台是整个京都的禁制中心,而这里的三座是皇城禁制的中心。
  只是除去炎武本身,皇城内外的其他人姑且算是无辜的。
  “你是谁?新来的侍从官?怎么这么年幼?”佛龛里怎么会传出少年的声音?
  “我可不是侍从官?你是谁?为什么在莲台里!”我跳到佛龛上,一个与紫霄长相十分相像的少年闭眼坐于莲台之上。
  “这里可是禁地,你一个小孩子是怎么进来的?你是哪个道门的人?”这个少年雪海的运动和紫霄的十分相似,居然是玉清二镜的修为,如此年轻这怎么可能,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天资超过紫霄!
  “公治敖荣是你什么人?”也许是某种驻颜的秘术。
  “小朋友你的修为深不可测啊,这如何可能,我乃敖荣大帝第十子公治浩宇,你呢?你是谁?”我的修为普通凡世修士自然无法知晓,即使当年我压制修为成为一个凡世之人去到另一位面,导致如今修为散尽也不过是回到我最初的样子罢了。
  “我乃空山派新一代天童,你如何证明自己是第十皇子?这里是禁地!”这少年困在佛龛至少十几年了,许是自出生后没多久就被困在里面了。
  “天童?看来他也要回来了,你入皇城是为了武道大会么?”少年缓缓睁开双眼,他的眼瞳居然是两朵黑莲!这是魔物!
  “你不是这里的人,你到底是谁?”远在紫霄涂炭天界前,魔族就被他和战神戬屠驱逐殆尽,魔物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空间!
  “吓到了么?我的眼睛就是诅咒,只是我生来就是大三重的修为,父皇……敖荣他舍不得浪费我的血脉,就把我放在这里供养大阵了。”炎武自然是认出这是什么东西了……我苏醒后曾查看紫霄的身体,我原先的一半神元已经完全融入他的生命,准确的说他的本源魔气被我的半个神元代替……这难道是巧合吗?
  “你想不想出来?我可以帮你离开这个地方。”炎武一日不显正身我一日都不会让敖荣的如意算盘得逞的。
  “我不能出去,公治皇室没有符道大师,如果我离开大阵用不了多久就会瓦解的,到时候不过是百姓受苦。”呵,自己都自身难保还在这里忧国忧民么?
  “你刚提到的他是谁?你不想去见他吗?”武道大会来的道门传人甚多。
  “他大约记不得我了,我是怪物也不想再连累他受世人唾弃。”呵,谁要听你的内心戏?本尊决定的事只是通知你而已。
  “这可不是你说了算,敖荣对我的朋友图谋不轨,我自然不会让他舒心,迷阵我已经解开,你继续留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用了,走不走随你。”说完我又做了一个幻阵放在佛龛,仿佛闭眼少年从未醒来过。
  “你为何这么做?大阵是京都的屏障,禁制一旦失效后果不堪设想!”少年着急朝我追来,我落在一旁的莲座上回身望着他。
  “我现在就杀了你后果又会如何?只是我认识一个人与你有亲故,加之你不是敖荣的人才想放你自由,皇城禁制我随便就能破开,你留在这里又如何?别再跟着本尊否则我可不保证我会忍住不挖了你的双眼。”目前我能运用的天地波澜有限,这个空间隔绝了我和本体的联系,修为恢复太慢,这双眼睛最好不要真的和他有什么关系!
  “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啊,你救了我不应该救人到底么?况且你若要杀我何必还要救我出来?”呵,自作聪明。
  “随便你。”明日就是武道大会,今日空山派理应到了,我要回一趟方府,小草毕竟是我徒弟,得让他认祖归宗。
  等我离开这个空间回到天界,他我是不能带走的,不能让他步入紫霄当年那般难堪的境地!
  那个魔眼毕竟修为不俗,一路跟着我到了方府大宅。
  “道长,你既然是空山派的天童为何要来这方府,方家我记得是纯臣啊。”见我一路没什么动作,魔眼忍不住开口了。
  “你只需闭嘴就好!本尊要做什么与你何干?”敖荣第十子不知和老九是什么关系,与紫霄如此相像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  “道长莫要生气,我其实每隔五年左右都会有机会离开大阵的,苍云大陆的情势我多少还是了解,不说我那侄子已经有了神格,你若真是天童……当然道长的修为深不可测,只是空山派式微百年间没有天童出现,靠着和皇室的互惠互利勉强维持天下第一道门的身份,敖荣不会不知道你的存在,虽然道长看起来和敖荣有仇,但是方府是纯臣,道长的行为可真矛盾。”那是因为本尊方才居然解释了一番,不然你能知道我讨厌你老爹?
  “话还挺多,我帮你闭嘴如何?”抬手在这人身上放了一个隔音咒,他无论再怎么聒噪其他人都会听而不见。
  我闪身进了小院,小草正在石桌上抄书。我落到院子里,小草立刻就发现了我,一点都不专心,这样何时才能入深?
  “师父,你回来啦,他是谁啊?和钰大人长的好像哦!”魔眼不知道钰大人是谁就是了。
  “你师叔呢?”难道失去迎接了么?
  “一大早都出门了,好像是有人要来,师父你看我今天抄了两本书了!”午时已过怎么还没回来?
  “得意忘形!为师没告诉你要学会入深么?抄的这么快又如何!”我给了小草一颗爆栗子,那时候紫霄刚化形没有多久,我也教他识字过,如今想来我从来不曾拿他当作我的后辈,却让他只是对我充满濡慕之情罢了!心里不愤顺手又敲了一下。
  “师父你怎么敲我的头两回?还有那个人是谁啊?闭着眼睛还一直不说话!好傻哦。”傻吗?隔音咒倒是个作弄人的好把戏。
  “他叫魔眼,不用管他,跟为师去见你师祖去!”我拉起小草向方府前院而去,我其实可以听见魔眼在说什么。
  “道长,你是去见云嶦大师么?带上我啊,我有事请教。”我不带你,你自己不也跟着?
  离开方府前我回头望了一眼方冠水的院子,已是晚霞漫天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梨落岚裳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