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地狱电影 > 第991章 曾经

      5年前的深夜,鹰眼躺在床上,他双目紧闭,但是却没有任何睡意,不是因为房间内的鼾声太大,而是因为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。他已经连续失眠好几天。
  
      忽然,刺耳的铃声响起,同时,头顶的日光灯也被打开。
  
      鹰眼坐了起来,他的确没有睡意,但他不想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无法睡觉,但他现在已经没得选择,于是他坐了起来,随后睁开眼。
  
      世界上,战争频发,核弹的出现仅仅让大国直接下场演变成代理人战争,实际的情况并没有改观,然而,更可怕的是,世上的人已经习惯用战争解决矛盾,没有人向往没有战争的世界,甚至有些人会害怕。因为没有战争,这些人就会失业,就会变得一无是处。
  
      军火商、雇佣兵等等因为战争而大发死人财的职业越来越蓬勃。
  
      鹰眼所在的组织便是一个雇佣兵组织,名为手术刀,顾名思义,该组织所接的任务全部为精准打击之类等紧急、持续时间短、收益高的任务类型。
  
      手术刀组织选人都是从小培养,大约10岁左右,经过层层选拔的孩子会被送到秘密基地进行封闭式训练。
  
      选拔的孩子有非常重要的一点,那便是没有家人,无论孩子的父母对孩子有多不好,只要存在,便不可能通过。
  
      手术刀组织不要想家的孩子,他们要的正是弃子。招来的人有的是从孤儿院找来的,有的是从战争结束后的废墟中找到的。
  
      每天的培训时间除了体能上的训练之外,剩下的时间大部分都是思想上的培训。
  
      忠诚,绝对服从。
  
      一旦有怀疑的品质,将会进行思想加强训练,多次之后,所处的小队也会受到牵连。
  
      十五岁之后,将会开始接手相对较为简单的任务,而任务所得的收益,全部归手术刀组织所有,只有定额的工资打到用于娱乐消费的卡上。参加任务之后,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定期组织雇佣兵去一些娱乐场所消费。时间大多数是在任务结束、汇报结束之后的几天。
  
      当该雇佣兵还完自己培训时期欠下的资金之后,将会获得更加危险的任务,但是任务回报也不再是固定的金额,而是按照完成情况给予客户酬劳一定比例的奖励,一般情况下,每一次任务的比例回报奖励至少相当于之前一年的定额工资,只会多,不会少。
  
      唯一的缺陷是即使拥有这么多钱,从小孩开始培养的雇佣兵仍然会受到组织的管控,只不过居住环境会得到一定的改善,只有当该雇佣兵因为伤痛而不得不退役的时候,才会被组织外放,但仍然会受到监管,值得注意的是,所有退休的雇佣兵都不得与仍然工作的雇佣兵联系。
  
      为了抹去曾经的影响,组织为每一名小孩都取了一个代号,无论代号长短、好听还是难听,在今后的生活中都必须使用代号互称,绝对不允许使用曾经的名字。一旦发现,将会受到严酷的思想教育。
  
      鹰眼这个代号,正是鹰眼在组织中的‘名字’,他原来的名字已经忘记,至少他自己已经无法再记起,曾经的名字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变成了符号。
  
      实际上,代号会出现重名的情况,实际上在登记的时候,代号会配上当年的年份,如此一来,只要保证当年没有重名的代号便不会造成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已经这么晚了,还召集我们有什么事?就不能明天再说吗?晚上没睡好,留下黑眼圈了怎么办?”下铺传来男性慵懒的声音,这声音中透露出疲惫与不爽。这人拥有一头亮丽的金黄色头发,还有着一双天蓝色的双眼,五官立体,刚才的鼾声正是从他口中发出的。他的代号是响尾蛇。
  
      手术刀组织中的代号大多是动物名、动物名加部位、枪械等等名词。
  
      “一定是要紧的事情。”鹰眼轻声说,语气有些沉闷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对面床铺的青年男子开口,声音响亮悦耳,“鹰眼,你这几天似乎都没怎么睡?是有什么事情烦心吗?”他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,漆黑的眸子中充满警惕,像是夜晚的猫科动物。他的代号是猫耳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估计鹰眼做噩梦了”响尾蛇大笑几声,将屋内的睡意冲淡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。”鹰眼平静地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是因为单恋隔壁的漂亮女孩,但是怕被拒绝,不敢去表白。”响尾蛇又说了个理由,但是他的语气不是很确定,更像是在试探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只是在想,我们这样还要持续多久?”鹰眼摇了摇头,他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,他对自己现在做的这份工作并不满意,并非太过困苦或者钱少,仅仅是因为他所接受的任务越发突破他的底线,这样继续下去,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,但有一点他很确定,最后变成的人一定是自己所讨厌的人。
  
      “嘘,别说话,我们快去集合。”猫耳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他的眼睛清亮无比,他是队伍中最聪明的人,他听懂了鹰眼的话,也知晓其中的风险。
  
      思想控制是手术刀组织非常重视的一点,因为他们并非需要创造性的人才,他们需要的是绝对服从命令,能够为组织带来大量利益的人才,对于手术刀组织而言,他们的理想型的雇佣兵是机器人性格的雇佣兵。
  
      工作时竭尽全力,一丝不苟,身体不行了就自动报废,待在垃圾堆中,等着回收部门上门处理。
  
      听到猫耳的话,鹰眼闭口不言,他迅速穿好衣服。
  
      三人在一分钟内将私人问题都解决好,随后站在了门口,以排队的方式。
  
      走在最前的猫耳伸手将门打开,然后踏步走了出去,他走的每一步,步子的长度基本上都一致。
  
      出门之后,猫耳向右转,向着出口走去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两边和对面的门也全都打开,里面有他们这一队的成员,但是相互之间并没有说话,仿佛根本不认识一样。
  
      鹰眼所在的小队是F-23小队,字母加数字命名,小队成员一共有12人,6男6女,3人一间房间。之所以3人一间是因为他们已经算手术刀组织中合格的雇佣兵,在之前,鹰眼住的宿舍是6人一间。
  
      来到集合地点,F-23小队的人被带入一间单独的会议室当中。会议室亮丽堂皇,桌椅的配置以及摆放都是私人企业的会议室风格,如果不是会议室内的每个人都腰杆挺直,可能会被认为是公司开会。
  
      “敬礼!”猫耳洪亮的声音在会议室内响起,12人同时鞠躬。
  
      站在12人面前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子挺着有些圆润的肚子微笑点头,“不用拘泥于这些礼节,这次叫你们过来是有一件特殊的任务要交给你们,顺便说一句,报酬非常高。”他是手术刀组织的教官,也是任务联络人,教官的前身都是手术刀组织的雇佣兵,当有重大突出贡献时,会被考虑让其成为教官。成为教官之后可以不使用代号,而是使用新的人名,这名教官的人名是杰夫。
  
      成为教官意味着成为手术刀组织中的自己人,这是许多雇佣兵梦想的未来出路之一。
  
      雇佣兵称呼教官通常是人名后面加先生两个字。
  
      “请坐。”杰夫右手伸出,示意F-23小队的成员坐下,说是示意,其实他的语气加动作更像是命令,不容反驳的命令。
  
      鹰眼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。
  
      杰夫站在显示屏前,他右手拿起桌上的白色遥控器,然后按了一下开关,下一秒,显示屏亮起,上面出现了一幅清晰度较低的图片,是一张卫星航拍照片,在照片的中央,画着一个红圈,红圈内是几个小红点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目标就是它。”杰夫拿起一根可伸缩的教鞭指着红圈中央,“人员伤亡无所谓,将他们运送的东西拿到手,一定要确保安然无恙。”杰夫的语气越来越重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开口回答,他们只是看着杰夫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现在心里一定想问,究竟押送的是什么东西,我唯一能告诉你们的事情就是,我也不知道。”杰夫睁大双眼,他的目光从12人脸上一一扫过,“现在,我先将你们的计划说明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需要在两天之内赶到塔木犀山的出口附近拦截,他们最快也只需要三天的时间出山,一旦出山,下一个地区的保护人员将会接手,到时候你们绝无胜算,其余的细节安排我会在飞机上和你们说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有问题快提,你们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。”杰夫的声音越来越洪亮,仿佛要将所有人的耳膜都震破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杰夫先生,我有问题。”猫耳举起右手,“是否有更明确的信息说明护送的东西?是活体还是物品?重量如何?是否有特殊的气味辨别?护送的人当中是否有相关技术人员能够为我们提供辨认?”一连串的问题被猫耳抛出,他的目标也很明确,无论要带回来的东西是什么,都必须确定。
  
      “有一名博士在护送队中,女性,年龄三十二,她知道所有情况。”杰夫用沉稳的声音回答了猫耳的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别的问题么?”杰夫说完又问了一句,他等了大约五秒钟,依然没有人回答,于是他再次扫了一眼12人,“这次任务的报酬非常丰厚,我只能提醒你们小心,好了,没有问题就出发!”
  
      杰夫挥了下手,看见这一动作之后,猫耳站了起来,“敬礼!”他的声音铿锵有力,同时,12人再次向杰夫鞠躬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塔木犀山有着非常复杂的地理环境,对于车队来说是一个不好的去处,但对于埋伏在此的F-23小队成员来说,却是一个绝佳的埋伏地点。
  
      除去坚守在侦查岗位的鹰眼之外,其余11人都聚集在遮挡严实的凹坑当中,他们正在讨论具体战术,战术任务的分配由猫耳来完成。
  
      猫耳将护目镜摘起,然后用他那明亮的双眼扫过众人。他的手中拿着一张A4纸,纸上写有他接下来要说的计划。
  
      “目标共有五辆车,一辆加固运输车和四辆护卫车,预计一共有护卫20人左右,具体数目无法确定,所以,你们到时候注意点。考虑到我们不知道运送的东西是什么,所以一定要留活口,特别是女博士,一定不能让她死,我的想法是,男性全部杀死,女性全部留下,因为我们不能确定女博士真的就穿一身博士的衣服等我们去抓。”
  
      “车辆到达目的地之后,微型地雷会让车辆停下,到时候,按照刚才的分配,四人一组分别从前后逼近,其余的人策应,防止发生意外。有人受伤立即停下,返回治疗,如果没有行动能力,就躺在地上,等待任务结束以后队友的救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拿到指定的东西之后,我们从预定地点离开,等待时间只有十分钟,其余的人必须尽快跟上,如果到时候没有跟上,就自己想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之后,猫耳看了一眼远处仍趴在石头上用望远镜观察路面状况的鹰眼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对讲机中传来鹰眼的声音,“目标已就位,通话结束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收到,通话结束。”猫耳拿起对讲机,说完之后,他看着眼前的人,“开始!”
  
      五辆车正缓缓驶向预定地点,速度不快也不慢,忽然,前方的车辆轮胎处忽然出现细微的声响,随后,车辆开始失控,不过很快便稳定下来,停在了路边。前方两辆车的骤停让后面的车辆也停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山间,被消音过的枪声密集响起,目标不是车内的人,而是车辆的轮胎,对行驶中的车辆而言,想要打爆轮胎让其停下,可能性不大,但是对静止中的车辆却不一定。
  
      将车队的行动能力遏制之后,前后各4人迅速逼近车队,他们的步伐紧促,一连串的枪声将车辆两侧的后视镜给打碎,之后,枪口始终瞄准着车窗,防止车内的人向车外盲目射击。这样的方式,即使命中率再低,也有可能中狗屎运,反正子弹要不了多少钱。
  
      鹰眼依然保持观察,他现在的心情很烦闷,因为车队的预想情况和他想的不一样,仿佛车队已经知道目前的情况,并且毫无反抗。这让鹰眼感觉自己不是猎人,而是猎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