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王小楠的婚房_蓝天净土_天天中文网 - 易胜博
天天中文网 > 蓝天净土 > 第十八章 王小楠的婚房

  店员小马是个性子慢悠悠的姑娘,和风风火火的刘丽性格迥然不同。
  中午放学的时候,来了一伙中学生,叽叽喳喳地评论了一番店里的游戏光盘,看了店里的游戏手柄,一个矮胖的中学生在众人的簇拥下买了几个游戏软件、一个游戏手柄、还有套高端键鼠套装,小马扫了一眼就直接把总价报了出来,462元。站在旁边的王小柯一愣,哟,这姑娘对自己的心算这么自信?他拿出计算器仔细地核对了下,结果和小马报价完全一致。小马的这一招让王小柯惊讶不已。
  真是可惜,这么优秀的大脑真应该在大学的熔炉里去锻造!去成就一个非凡人生,而此刻却泯然众人矣。
  矮胖的中学生从书包里掏出五张红版的老人头。小马瞧着这个阔绰的孩子,接过了钞票,抿着嘴笑着问,你怎么这么有钱呀?
  胖男孩把书包重新背好,接过小马找的零钱,提着装有软件、游戏手柄的手提袋,把键鼠套装夹在掖下,说我今天过生日,我爸给了我800元,买生日礼物的。
  “这么多,顶我一个月工资了!”小马说话的语气有些夸张,社会贫富分化正在逐渐拉大,有钱的太有钱,没钱的人是勒紧裤带过日子。
  中学生走后,王小柯瞅着小马,她瘦长的脸上有双炯炯有神的眼睛。小马看明白了老板眼中的疑惑,说我从小心算就好,平时买菜的时候心算比得上卖菜人手里的计算器,有时候她们多算我钱了,我立也就知道。她们不信,再加一遍,果真是多算了。哎,我的心算就派上这么点用途,雕虫小技而已。
  店里来了个中年人,胖胖的戴着眼镜,个头不高,手里掐着一支烟。他环视着这个小店问,“这儿装电脑吗?"
  站在一旁涂着红嘴唇的小马点着头,说是啊,装电脑,可多人都在这儿买电脑,在这儿买电脑上门做售后,多省心啊。
  “我家的电脑有问题了,能上门去修吗?”中年人问,他深吸一口掐在指间的芙蓉王,咪着眼睛享受着,然后再慢慢吐出来。
  王小柯注意到他的发黑的茶叶牙,他也瞥见了坐在店中的文质彬彬的王小柯,王小柯迎着他目光走过来,说可以修,先去看看吧,你家电脑什么故障。
  “总是蓝屏,动不动就蓝屏。”
  王小柯对客户说,多半是电脑内存问题,我去你家帮你看下吧。
  “那你需要什么都拿上,如果是内存坏了,我就买上,解决了问题就行。”
  中年人吐云吐雾着,不消一刻的工夫,一支芙蓉王剩下个烟屁股了,他娴熟地从衣兜里掏出烟盒,抽出一根含在嘴里,另一只手上掐着的红红的烟屁股抵在香烟的尾部,他吸了几口气,烟便点着了,他把烟屁股掐灭在烟灰缸里。
  王小柯看着老烟民熟练的动作,接过小马递过的两根内存,跟着中年人出了店,上了他的摩托车,像个手提医药箱的郎中去出诊了。
  两人在路上闲聊起来,王小柯知道中年人姓赵,叫赵国际,是C城人民医院的外科主任。赵主任的车骑的快,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,他们的聊天不时被风打断。有一句没一句的聊。
  走进赵主任昏暗的二居室,电脑摆在一间狭小的卧室里。一张电脑桌再加上一张单人床就把一间卧室挤满了。赵主任开机,把蓝屏故障演示给王小柯看。
  王小柯打开电脑的机箱盖,把机器里原来的两根内存拨下来,插上他带来的两根新内存,然后再开机启动,电脑蓝屏的故障消失了。
  “小王,你真行呀。不愧是大学生毕业生!”赵主任乐呵呵地说,“我这台电脑找了好几拨人来修,都修不了。你一来就药到病除了。历害啊!”
  不是王小柯技术好,电脑刚刚时兴起来,许多人对电脑是陌生的,会排除电脑故障的人凤毛麟角。
  王小柯看着眉头舒展的赵主任,说这台电脑买了几年。质保是三年的,没出保可以找商家去换内存。
  赵主任摆摆手,不换了,我直接把你带来的内存买上吧。
  王小柯诚恳地说:“两根内存800元呢。电脑在保就没必要买。我上门服务也是免费的。以后有业务帮我介绍下就可以了。”
  赵主任爽块地把内存款塞到王小柯手里,说小王把钱拿着,晚上在我家吃饭吧。我是个电脑发烧友,我们好好聊聊。
  正在辅导孩子学习的赵主任媳妇也从里间出来,挽留王小柯吃钣。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也跑出来挽留他。
  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三口之家呀。温馨得令王小柯无法拒绝。
  饭后,两人像熟悉的朋友一样趴在电脑旁边捣鼓起电脑系统,直到很晚......
  ......
  弟弟的婚事已经迫在眉睫。
  婚房位于C城市区一栋7层70平米的二居室,没有电梯,七层的步行梯又高又陡,每次上楼王小柯都气喘嘘嘘。
  买这栋房子花了七万块,简装又花了差不多一万。
  为了省钱很多活都是父子两一起干出来的。
  一次王小柯路过,上楼看了看。60多岁的父亲和弟弟两个人光着膀子在铺地,连铺地的活都能自己干,也是厉害了。王小柯干不了这种活,干不了他也不会去装。他心痛老父亲这么大年纪还得干这种苦力活。
  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二十几年,弟弟了解王不柯不是干这种活的料,所以压根不指望他能搭手帮忙。
  这个家被这栋房子掏空了,父亲愁的不知道怎么才能撑过去。钱太不经用,每天都得花钱去填这个无底洞,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呀。
  虽然预想过儿子们长大的一天,可这一天真的到了,压力还是让他们无法承受。
  “最近生意好吗?”弟弟问。
  “挺好的。”
  父亲在铺地的间隙抬了头,他用疲倦的眼神看了看王小柯。他的意思王小柯懂,他老人家真的累了,怕是帮不到王小柯了,他得靠自己。父亲的头上已经有了白发,王小柯心一酸,泪水在眼框里打转,他很想哭,泪水不是为自己流的,而是为了头上有了白发的父亲流的。
  他不能给父母再添麻烦。
  一切随遇而安吧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飘流的木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