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棺中悬魂_梦里人生之通灵人_天天中文网 - 易胜博
天天中文网 > 梦里人生之通灵人 > 第二十六章 棺中悬魂
再醒来时,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我是被下面帮忙人的喧闹声吵醒的。外面天已经大亮。
  
  醒来的瞬间,我暂时忘了丽瑶的事。所以感觉整个人轻松很多。但没两分钟,我就想起了昨晚,一时又心痛难忍,悲从中来,眼泪一涌而出。对于我来说面对逝去的不只是外婆,还有丽瑶——那个小时候常常陪我玩的小姐姐。
  
  很多人都有被人安慰“睡一觉就好了”的经验。睡觉也的确是神奇的疗伤方法。虽然难过,但比起昨夜无法排解的心痛,我的确是感觉好很多了。
  
  “凝凝,你好点了吧?”就在我在床上无声落泪时,忽然外婆的声音再次响起。我抬头一看外婆飘在我面前,影子很淡。
  
  “外婆,我。。。我本来可以救下。。。救下丽瑶姐姐的。”这时屋里只有我和外婆,憋在心里的话,我终于可以找个人说说了。
  
  “凝凝,这不能怪你。你当时那么小,能保住自己不被祸害就已经很好了。”外婆又近了些。
  
  “我当时真该去叫丽瑶姐姐的爷爷奶奶。虽然,我看到时她已经。。。已经。。。,但是,告诉他们了,至少不会有后面的那些了。”我依然深深的自责着。
  
  “唉,都过去了,别再想这么多了。”外婆安慰我说。
  
  “呜呜。。。”我捂着嘴难过的哭出声。
  
  “好孩子,别哭了,去看看你舅妈好点儿没?我看她还躺在床上。”外婆转移了话题。
  
  “舅妈?”我听此止住哭声,不解的问。
  
  “我昨儿那一巴掌打得有点重,她发高烧了。”外婆说。
  
  “好,我现在就去看。”我一听外婆这样说,有点担心。
  
  我抹了抹眼泪,才进舅妈房间。我叫了她两声,没听到回答,就伸手摸了摸她额头。还好,不烫了。我对着外婆摇摇头。我们退出舅妈的房间后,外婆又叮嘱了我几声便消失了,毕竟这是白天。
  
  楼下已经有很多人,他们在讨论着要带上几把铁锹、石镐什么的。我快速的洗漱完毕也下了楼。
  
  “呦,这是凝凝回来了。”认识我的几位邻居街坊的叔叔伯伯们看到我,先后跟我打招呼。
  
  “谢谢叔叔伯伯来帮忙。”我扯出一丝微笑,礼貌的回了一句。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也有些嘶哑了。
  
  “走了!”有人在外面喊了一声后,几个叔伯扛着工具便往外走。
  
  院子里已经拉了一大张防雨布打了个篷。我看到有好几个阿姨婶婶们,在篷下刚立起的大锅前准备着饭菜。“阿姨婶婶们辛苦了。”我走了过去跟她们打了个招呼,并准备帮忙。
  
  “凝凝回来了。”正在切菜的刘阿姨先抬头微笑的看着我说。
  
  “嗯,刘阿姨好。”我应了一声。看到刘阿姨,我又想到了丽瑶。如果当时我鼓起勇气跟刘阿姨说了,可能丽瑶姐姐就能从此得救了。想到这儿,我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。
  
  “人都有一死,凝凝,你别太难过。”刘阿姨以为我是为外婆的事儿又难过了。
  
  “凝凝,你去前面忙吧,这儿我们来弄。”一个婶婶看着我说。
  
  “大家快点儿!等他们伐井回来了,我们就开席。”这时,负责管事儿的杜志启伯伯进了后院。
  
  杜伯伯在雾柳镇也是小有名气的。谁家过个红白喜事,头一个想到要请的人就是他。他年满五十,声如洪钟,各个环节的安排也很是周全。而且,他还是个热闹人,会调动气氛。
  
  “杜伯伯好。”我小时候就认识他。
  
  “凝凝回来了?你外婆操劳了一辈子,这是去极乐世界享福去了,别太难过!”杜伯伯看着我眼眶有泪,便安慰道。
  
  “嗯。”我点头应道。
  
  我见大家都忙着,也不需要我帮手,就到处看了看。外婆的屋子已经空空无人,我看到昨天为外婆换下的衣服还在床上,就过去叠好。虽是大早上的,但是屋里还是有些暗。我却没再觉得害怕。整理好外婆的衣服和床铺后,我出了屋。
  
  接着,我又到厨房门口看了看,见里面支了个大案板,上面放着一头开了膛下了头的整猪。有个脖子里搭着条毛巾的厨子伯伯,正背对着我在挥刀卸肉。我又朝厨房四周看了看,餐桌已被抬走,里面新放进了两个大冰柜及两台正在摇头吹的落地扇。之前觉得很大的厨房现在被摆得满满的。
  
  我没有出声打扰厨子,转身往前厅灵堂走去。
  
  “凝凝,好点没有?”我刚进灵堂,爸爸便走了过来。
  
  “嗯。”我点点头。
  
  “来,把孝箍带上。”爸爸把一个红孝箍给我带在了左胳膊上。我这才发现他的胳膊上也戴上了黑色的孝箍。
  
  “爸爸,什么是伐井?”我忽然想到他们刚才说的。我头一次听到这个词,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  
  “。。。就是挖坑。”爸爸看着我犹豫了一下,才回答。
  
  “哦,那外婆会葬在哪儿?”我的眼睛又红了。
  
  “你舅舅和你妈妈商量后,决定把她跟你外公葬在一起,他们合葬。”爸爸摸摸我的头。
  
  “这样很好,他们都有个伙儿。”我点点头说。我又想起成了孤魂野鬼的丽瑶姐姐,顿时又陷入自责中。
  
  “你也别太难过,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。”爸爸见我又泫然欲泣便安慰我。
  
  我边用手轻轻的擦了擦眼边点头。我没再说什么,而是走过去跪在妈妈旁边,磕头烧纸。我不知道除此外,我还能做些什么。一低头,我发现棺材底有水滴下来。
  
  “妈妈,那怎么有水?”我不解的指着水滴处问。
  
  “天气太热,里面放了冰。。。”妈妈的嗓音和情绪都依然如旧。
  
  听到妈妈这样一说,我忽然想到了木乃伊,想到了森森白骨这个词。我怔忡的看着棺木,这就是一个人死后要面对的尸身腐烂吗?这么快?!昨天我回来时还活着的外婆就要腐烂了?我忽然感觉心痛难忍,有点儿不能呼吸了,右手也不自觉的捂在心脏位置。
  
  “凝凝!凝凝!”爸爸抱着我大声的叫着,并不断给我顺气。
  
  “凝凝!”跪在旁边给来客还礼的舅舅大声叫我。
  
  “凝凝!”妈妈也拉着我担心的叫起来。
  
  我重重的吐着气,摇了摇头,示意他们别担心。
  
  好一会儿,我才缓过来。
  
  “爸爸,舅舅我没事。”我扭头看看他们回道。我刚才的样子吓坏了他们。
  
  “你吓死爸爸了?刚才怎么啦?”爸爸问道,他们见我说话都松了口气。
  
  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舅舅连声说。
  
  我只是又摇摇头,没再作声。
  
  “凝凝,那就是一副用了七十来年的尸身,烂了就烂了。”伴随着我感觉全身熟悉的一凉,外婆的声音又响起。
  
  我顺着声音抬头一看,发现那漆黑的棺材像成了透明的一样!只见一个轻飘飘的有点淡的影子躺着浮在棺材中间,而影子正下面则是外婆的尸身。声音正是从那浮着的影子上发出来的。
  
  我呆望着明明漆黑却又似透明的棺材。我不仅脚踏阴阳,还成了透视眼?我忽然意识到随着这些的发现,我身上的迷似乎越来越多。怎么会这样?
  
  “凝凝,你到外面去坐会儿吧!”妈妈一脸担心的看着我说。
  
  “是啊,凝凝,你的孝心我们都知道,外婆也知道。别跪在这里了,身体要紧,去外面坐会儿。”舅舅也说。
  
  爸爸则是拉起了我,为我轻拍了身上的灰尘。“走,我们出去。”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shuntian_zyw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