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网 > 朱门锦色 > 第四十六章 誊书挣钱

  青娅若这个时候出门,还能赶在宵禁之前回来,想到幺幺喝奶吃肉时的狠样,她很有一种紧迫感,于是不顾夏晚柔的劝阻,立马带着那篇赋文出门,雇马车朝白鹭书院去了。
  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,担心青娅见不到沈编修,夏晚柔把之前同阿扶卖字的百十文钱统统给了青娅,让她拿去同书院的门房攀交情。
  青娅从前未犯错时,就是长公主跟前的一等侍女,办事妥当极了,所以夏晚柔并不担心她。青娅离开之后,她换了身衣裳,终于闲了下来。
  一闲下来,就忍不住想起之前下马车后青娅同她说的话来。
  青娅说琅王看起来是个好人,与外面的传言不一样。她当时说自己要再好好想想。
  夏晚柔将重生以来,自己与琅王所有的交集都琢磨了一遍,这才发现确实如青娅所说,对方从不曾过分的为难她。
  他拿到了她用来算计长公主恩典的字帖,却并没有以此要挟她,反而亲自将她举荐给了长公主;他看她的眼神虽然有些出格,却从来没对她动手动脚,也不曾说过暧昧失礼的话;他说要送她礼物,就真的送给她一只小狸奴。
  点点滴滴汇总在一起看来,他确实不是自己记忆中那狠戾、重欲、喜欢控制她的样子,也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凶神恶煞。
  夏晚柔下意识的曲起食指敲打着桌面,这是她沉思时的习惯。
  穆司言到底是性子变了,还是他在进行一种新的玩法?
  她记得,上辈子的穆司言喜怒无常,隔段时间就会想起一个新的玩法,整个人时而温柔时而狠辣,有时候上一刻还在和她柔情蜜意放河灯,下一刻就暴怒着将她丢下船舫,由着她在江河里沉浮。
  或者,他这次的耐性比较好一点,所以想试试装成风流公子追求小娘子的玩法?
  想到这里,夏晚柔不由得头皮发麻起来。
  她想,我不能被眼前虚假的安稳所欺骗,要尽快摆脱穆司言,才会真正的安全起来。
  要如何摆脱穆司言?
  夏晚柔忽然想到一个法子……成亲。
  上辈子的琅王殿下再凶残,再胡闹,却不曾为难过已然婚配的好女子。
  若是自己成了亲,他定然不会再对自己纠缠不放了。
  夏晚柔想着,来不及高兴,就又摇头叹气。
  陆半江已和她解除婚约,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夏李氏如今恨她恨得要死,怎么可能去花心思为她谋一桩得体的亲事。
  这条路走不通了。
  想来想去,似乎只有之前在商宜郡主府想的那个法子堪用。夏晚柔皱着眉头对幺幺说道:“且用着那个法子吧!你快长大,长大了好帮帮我。”
  她说完自个儿就笑了,一只狸奴,能帮她什么!
  入夜前,青娅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。她手里提着包袱,包袱里装了一本书和一套文房四宝。
  “沈编修怕婢子带着孤本跑了,所以给的不是原本,而是先前的书生誊抄的翻本。他担心咱们买不起好的笔墨纸砚,所以就收拾了一整套让婢子带回来。”青娅喝了口温茶,继续和夏晚柔说,“至于誊书的价钱,他给的是二钱银子一张书页,比咱们要的要少,但是誊完之后交过去,质量好的话,他可以再给我们一些奖励。誊得多了,他也可以再给我们提价。”
  “这很好了。”夏晚柔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我半个时辰能誊写完一张书页,每天只需拿出五个时辰来,就有一两银子了。”
  别看这一两银子说起来不多,却是夏奕南在书院一个月的开销了。
  “你饿了吧,快把东西放下去厨房用膳,我给你留了饭菜在灶上。”夏晚柔含笑说道。
  因为阿扶被卖掉了,所以夏家厨房的事情现在都是夏晚心在做。夏晚心觉得既然青娅是下人,这活儿就应该青娅来做。然而青娅是长公主府出来的,老夫人不敢得罪狠了她,因此并没有站在夏晚心一边,夏晚心只好委委屈屈准备一日三餐。
  她恨夏晚柔,夏晚柔的饭菜她是万万不会准备的,于是便由青娅准备自己和夏晚柔的饭菜,两边人分开来吃。今天青娅不在,饭菜就是夏晚柔自己做的。
  青娅看了眼夏晚柔的手,心里有些不好受。
  “怎么了?”夏晚柔问道。
  “沈德全欺人太甚!”青娅愤然说道。
  夏晚柔吓了一跳:“他怎么欺负你了?”
  她上辈子待在脂玉坊那种地方,一听说欺负,就想到了那方面的欺负,虽然记得沈编修不是一个贪慕女色的人,但还是愤怒起来。
  青娅说道:“婢子已经同人打探过了,那些给白鹭书院誊抄孤本的书生,哪怕是抄完之后沈编修看不上,也会按照三钱银子一张书页算钱,有字写得好的,甚至会给到五钱银子一张书页。他故意压咱们的价格。”
  听到青娅这么说,夏晚柔松了口气。
  “这有什么。”她笑着说道,“不是说誊久了会给咱们涨价么,你别多想了,快去吃饭吧,明天早起我要誊书挣钱养狸奴呢!”
  她知道沈编修压她们价格的原因,一个是因为青娅口中的夏公子名不见经传,另一个则是因为眠花宿柳的名号惹了正派的沈编修的厌恶。
  这有什么,只要能够挣到钱就行。
  青娅放下东西出门之后,直奔厨房,没有注意到有个黑影紧贴着窗根站着,在她离开之后,也转身离开。
  到了厨房一看灶上温着的饭菜,都只有小半碗的样子,青娅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  姑娘定然不会给她留这么少的饭菜,夏老夫人和夏李氏自持身份做不出从一个丫鬟口中捡吃的的事情,那么只能是夏晚心做的了。
  青娅嗤笑一声,将剩下的饭菜吃完,洗了碗筷。
  夏晚心偷偷摸摸回到自己房间之后,沉吟起来。
  刚刚夏晚柔主仆说话的声音不算大,她只听清楚一部分,猜测夏晚柔是要在外面抄书挣钱。
  抄书虽然累,可比绣花来钱快,过几天半江哥哥就要回来了,她身无分文,连件好衣裳都没有。娘那里是要不到钱了,祖母更不可能给她钱,要不然,她也同夏晚柔一样,誊书去卖?